我是心理咨询师周逸珠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为何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新闻资讯     |      2019-12-10 01:59

  周老师,您好!作为亲密的朋友,在了解到抑郁症是一种较为普遍的精神疾病和基本症状时,我们如何去更好地陪伴他们?因为有时候我们真的很难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往往对任何事情打不起兴趣,非常的自卑,我们想给予他们信心与鼓励的非常困难。我想了解如何更好地理解并陪伴他们呢?

  你好。其实抑郁症也好、焦虑症也好,都是一个“标签”。而每个人身上都贴了无数个“标签”——年龄、性别、专业、地域、外貌、能力等等等等。而心理健康或是心理问题也只是这成千上万标签中的一个,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整体。所以,与其“同情”,不如“共情”,给予对方更多的倾听、理解、支持。很多时候善意的揣测或是过度小心翼翼反而体现了内心潜在的歧视,很可能适得其反哦!

  您好,作为一个抑郁症人士,我感到大学抑郁症爆发是因为初高中甚至小学的结果,只是他们长大了。我在社交软件上认识很多有这方面倾向和确诊的,他们都很小,普遍初中,部分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并没有起到作用,亲人还误解不重视,朋友少甚至没有。我可能也是因为中学的经历导致的,庆幸大学逐渐康复。请问,为什么中学阶段抑郁症倾向的很多?有什么让家长不再忽视轻视误解的方法?

  的确中学期间或是青春期左右很多心理问题会更表现得更明显。一方面,发展心理学上公认这一时期是形成个人身份认同最重要的时期,很容易由于自我身份认同与现实的冲突而导致各类情绪和行为问题产生。另一方面,这个阶段的人际交往压力、学业应试压力也都更大。但家长和老师通常会认为孩子的情绪和行为问题或是由于青春期激素分泌导致的、或是由于学业压力导致的,且容易忽视甚至否认孩子表述的其它原因,最终像你说的导致问题加重、延误干预。

  要改变这一现状不仅需要进一步促进社会和老师家长对相关身心健康知识的普及、降低对于“心理问题”的恐惧感和排斥感,也需要加强专业服务的普及。现在很多学校虽然设有心理咨询服务,但多由行政老师或其他专业课老师兼任,心理学知识及咨询技术都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您好,我被医生诊断为抑郁状态,每天都有躯体化的不适,除了吃药运动散步,在我不得不工作的时候,请问我应该怎么平稳熬过去,谢谢您~

  你好。其实看到“熬”这个字就能感受到你每一天生活中深深的痛苦和煎熬。即时被这样的障碍影响着,你还能积极地面对就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我也很高兴你能在这里提问,把这个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

  说到具体建议的话,生活习惯上建议你可以每天额外补充B族维生素和鱼肝油,都有一定基本的抗压、缓解焦虑的效果,保证均衡的饮食营养和充足的睡眠,合理安排作息时间。想法上注意自己的绝对化思维,一旦意识到自己想法消极绝对的时候,尽早主动进行理性的调整。情绪和行为冲动应对上,除了运动和维持有效的社交支持之外,也会建议你可以练习冥想、正念、肌肉放松等等各类情绪放松技巧。

  会获得抑郁症的人会自己有感觉嘛?我觉得我自己很能看的开,也很坚强,但是我觉得慢慢的有些麻木,对很多情绪都没有了感觉,我一直觉得得抑郁症是一种自己很懦弱的表现。我去咨询过心里咨询师,有些崩溃是在内心深处的,你自己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很理智,但你的身体可能也会告诉你。我去年有一段时间开始,因为升学,经济,选择的压力,开始有种逃避心里,做梦,每天晚上做梦,醒了以后都能记得,做梦不是问题,问题是开始头晕,两者有没有联系我也不清楚,头晕的问题去医院检查,说是脑电图异常,具体的病因也没有查出来,可能就是疑似癫痫,吃了些神经调节类的药,到现在头晕的感觉好些了,也没有复查脑电图,因为我自己感觉没什么事了。可是还是每天做梦,看了一些控梦术的东西,有时再梦里醒不过来,有时会自愿的沉浸再梦里。每天我都会分析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因为过于清晰,梦里的世界也很精彩,有时候瑰丽,有时候恐怖,有时候很奇异,都是想象力很丰富的那种。我觉得我是一个既理智,又有再自学哲学,希望更有智慧去化解生活中的一些疑惑,的确有用,可我觉得我做这些的时候,也是一种对压力的逃避,突然想什么都不做,脱离社会,被人们遗忘的就这样苟且下去。也是一种解脱。

  抑郁症本身是一个医学上的诊断标准,各个国家不同历史时期的具体标准会有所不同,但根据美国国家健康协会NIH的统计,大约40%的人在人生中都曾有一个阶段是满足抑郁症临床诊断标准的。所以,抑郁症本身并不鲜见。

  关于每个人自己的体验,包括抑郁症在内的绝大部分心理问题其实都会伴随有明显的认知思维、情绪、行为的改变。像你提到的身体反应也好、情绪和想法的消极负面也好,很有可能是抑郁症这个病症本身的一个表现,而不是你自己一贯以来的真实自我的体现。

  梦里的世界虽然美好,但它却会不断消磨你在真实世界里积极改变的动力。相信也是因为你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才会感到痛苦,希望改变的。

  我会建议你可以先再去神经内科或是精神科进行更确实的检查,排除可能的器质性病变,有不少类似癫痫的症状可能是其他问题引起的,是可以很快通过药物或其他方式治疗和缓解的。当你能有更多的情绪能量和动力去面对生活的时候,生活也会给予你相应的回报的。

  周老师您好!请问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为何逐年攀升?如何预防?如何尽可能早地发现苗头并进行干预?谢谢!

  数字的攀升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心理健康教育的普及,让更多人愿意主动表明自己的心理问题了,所以统计起来的数字会比以前的更高。

  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由于引起抑郁症的环境因素有所增加,包括现有科技时代背景下的人际交往压力增大、就业及长期职业发展压力、应试为基础的教育体系与市场经济为基础的就业环境之间的改变及适应压力等等。但相关原因目前都未经由现象学及社会学研究论证,更多的停留在推测阶段。

  预防和干预方面,首先需要降低心理疾病相关的病耻感,让学生们能在情绪困扰形成初期主动寻求专业心理健康服务,以免耽误干预时机。另外,学校方面也需要加强对于危机干预体系的建设,提高师生对于心理健康问题的关注意识。此外,结合科普、趣味性活动、专业服务,为有需要的师生提供稳定的心理咨询或转介服务。

  你好,请问孤独是否会诱发抑郁。进一步阐述:由于社交能力弱而导致的不愿交际,从而社交能力无法提升,恶性循环而造成对自我的怀疑。在向往社交而又恐惧之间难以抉择而产生向下的孤独感。是否是抑郁的前兆。

  听起来你这里说的孤独更像是我们咨询中常说的一种“人格特质”。这样的人格特质在现有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的确会导致人际交往的压力、进而产生对自我的负面评价。而社会支持系统的缺失以及自我否定的确是容易引起抑郁症状的原因。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孤独”的人都一定会患抑郁症。内向型的性格特质通常也会伴随着更严谨深刻的思考能力等其他优势。如果一个人的特质可以在更适合的地方得以有效发挥的话,也更有利于整体的心理健康提升。

  周老师您好!我是一个大学生,身边有很多朋友,因为学习和感情生活方面的焦虑和负面情绪,怀疑自己有抑郁症之后去公立医院挂号诊断。医生往往在问几个问题后就确诊他们抑郁症,而且开了一些精神药物。我有点疑惑这样诊断是不是会和他们的健康情况有些出入?抑郁症的确诊标准是什么样的?希望老师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谢谢老师!

  作为心理咨询师,我本身并没有诊断的权力,这里只是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和我了解的常见操作,具体诊断治疗还是以医嘱为准。

  简单来说,抑郁症的症状标准主要是心境低落和兴趣丧失来个方面,常见的具体症状包括睡眠障碍、自杀念头和尝试等等;病程持续两周。一般来说,医院常用的是自我测评量表,常见的包括明尼苏达多项人格问卷(MMPI)、90项症状清单(SCL-90)、抑郁自评量表、贝克抑郁量表等等。

  而对绝大部分人而言,药物治疗也的确是能在较短时间内有效缓解相关症状的。但通常我会建议有明确相关起因的来访者、青少年来访者、或有其他人格特质相关问题的来访者,可以在药物治疗的同时考虑进行心理咨询,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想进工厂上班,想自己做生意家人都不支持,越来越迷茫,颓废,感觉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了

  从心理疾病的角度上来说,如果在三甲以上医院确诊为“焦虑症”,医生会有相应的处方和治疗方案,一般1-3个月内症状就可以开始有所缓解。

  而从心理咨询的角度来说,无论焦虑症、抑郁症、或是强迫症等等,都是最后心理问题的症状体现形式,并不能解释其背后根本的产生原因或咨询方向。还是需要结合每个人自己的人格性格特质、早期成长环境影响、现有社会环境等等做更具体有针对性的个案咨询计划。

  1){ box.slide({ titCell: , mainCell: .mr_fr ul, autoPage: true, effect: topLoop, autoPlay: true, interTime:3000, vis: 1 }); } } }

  你好,许多人认为拿破仑是大欧罗巴主义与欧盟的最早奠基人。但实际上这是言过其实的。更多的来自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自我美化以及后人的附会。

  不过他确实继承了自路易十四时代起的对外扩张战 略。在共 和国实现了路易十四梦寐以求的自然疆界后,他又进一步将法国的势力扩散到了整个欧洲。到了帝 国全盛的1812年,法国已经兼并了低地国、莱茵河左岸、教 皇国、伊利里亚诸省以及加泰罗尼亚,国土从最初的88个省扩张到130个,人口也达到了4400万。他本人还身兼意大利国王、莱茵联邦的保护人和瑞士联邦的仲裁者。他的亲属还端坐在西班牙、那不勒斯、威斯特法伦的王座上。此时奥地利和普鲁士都是法国的仆从,在整个大陆他仅剩下了俄罗斯这一个真正的敌人。

  前几天我这里的城市博物馆专门展拿破仑时代的文物。我发现里面的佩剑,轻骑兵扁皮袋,帽子上装饰的徽章还有很多小细节都很精致。那会的军人出现在战场上也太好看了吧,只可惜是去赴死。看到里面的衣服龙骑兵盔甲我有点惊讶,都好小,165cm矮小的身材才能穿进去,请问是年代久远的原因还是那会的法国佬个头儿就那么矮?还有就是那个时代打仗站成一排互相对射大家真的这么从容吗?怎么会有这样的阵法?